你好,美國!


很多人有美国梦,我也有,不过它不是金钱梦。我的美国梦存在于好莱坞的电影里,美剧里,《国家地理》杂志里或者是那些制作精良的纪录片里,总之,是在我的欣赏里。

去美国是一个機缘。去年朋友约8月到肯尼亚看动物大迁徙,種種原因,去年没有去成。今年打定主意,一定要到非洲。老公聽说,立刻出来说危险;老妈聽说,直接说中国这么大,就在中国玩好了;老爸聽说,建议先把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看过再去不迟。总之,大家都不同意我去。老爸今年要到美国旅行,阻挠了我非洲之行,便利诱我到美国玩可以给我出旅费,哈哈,还有这等美事,成交!上網查行程线路,签证攻略,顺利搞定,只待6月出发。

 

飞…


首站北京-底特律。在地球仪上我曾多次看过,无论是从太平洋上空飞还是从大西洋上空飞,距離差不多,都是整整半圈地球,这么久的航程岂不是要折磨死人?临出发前我有点小郁闷。我们座的是达美航空的班機,一上飞機我就在座位前的小电视上看航线:哇,原来是从北極上空飞过去,航程只有十二个半小时,伴随2个无聊的电影和幾段睡眠,底特律到啦!入境后,随之转乘底特律-水牛城的航班。可能是航程短,飞機很小,单排只有3个座位,飞機飞得不是很高,我们还能比较清楚的看到地面的状况。也正是在这段航程中我见识了这次行程中最美的风景之一-------白云。美国的天很蓝,但它不像草原蓝天的一望无际,一丝云彩也没有。美国的蓝天上总点缀这或一朵或一片或一条的白云,让天空美得更有层次。这段旅程我们的飞機只比白云高不了不少,阳光直射在云朵上,小片的云朵被照的通體发亮,白中辉映着点点金色;大片的云朵只让我想到一个地方,这是天国世界吗?云朵上的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纯潔无瑕又闪着金光,也许神仙们的琼楼玉宇就隐在这一片白云里,一阵风吹过,他们就会露出那些亭臺楼阁或仙人们飘逸的衣带仙履...

 

尼亚加拉,除了磅礴,我能用什么

 

时间有限,大家不及调整12小时的时差,午饭后直奔大瀑布。还未到瀑布,我们已经看到远远的白烟了,导游说,那是瀑布拍岸腾起的水雾,车越开越近,渐渐地能聽到水声了。穿过一片草地,尼亚加拉大瀑布豁然呈现在眼前,虽说之前看过图片可当真正看到瀑布时,还是很震撼的,瀑布的幅面很宽,水量很大,像这样水量充沛的季节平均每分钟流量可以灌满80余个标準竞赛泳池。当地的旅游景点开发的很完善,我们能从各个角度观看大瀑布,当然最有意思的是乘“雾中少女”号从尼亚加拉河中看大瀑布。美国瀑布和新娘面纱瀑布在同一崖壁,从船上望去,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泻到谷底巖壁,乱石穿空,驚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哇,写得有点穿越,主要是古人写得太好了,实在是幾个字就把亘古不变的景观呈现得无比精準。当船开到马蹄瀑布中心的时候,耳边完全被水震撼的轰鸣淹没,瀑布腾起的水雾雨点般毫无章法的打在脸上、身上、相機上。船下暗涌、漩涡翻滚云涌,不知水下又是一番啥景象,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纽约,纽约!

 

关于纽约乃至美国的认识和了解,是源于一部十幾年前的《北京人在纽约》,当时驚叹于曼哈顿的高楼大厦、长岛的小别墅还有纽约密密麻麻的汽车。十幾年后的今天,这些我们已都不稀奇,到纽约还能看什么呢?



常规地看自由女神、联合国大厦、华尔街、时代广场,登洛克菲勒中心、逛第五大道。或许曼哈顿岛改为曼哈顿大峡谷更为合適,站在岛上任意一个街口,往纵深看,我们都仿佛置身于高楼做巖的峡谷底部,天空被高楼切成一线。曼哈顿窄窄的街道和街边面积虽小却布置有致的餐厅或小店像極了上海高楼林立下的弄堂,哦不,说反了,是上海像極了曼哈顿。登上洛克菲勒中西,从高处俯瞰鳞次栉比的高楼,感慨纽约百年前就有了摩天大楼。100年的中国是什么样子呢?黄袍马褂还没脱干净吧;60年前的中国什么样呢?百废待兴,建筑还停留在“大平层”阶段;30年前的中国呢?改革开放,开始建造高楼大厦。哦,也难怪美国当世界的老大这么多年了。



如果问我纽约最美的风景,毫无疑问----美女!!!徜徉在纽约的街头,我经常被路过的各種肤色的美女吸引。我现在生活在以江南美女居多的上海,更曾经生活在以美女著称的俄罗斯,如果一定要比较这三地美女的区别,我想纽约的美女更自信、阳光、时尚。她们可能胖瘦不一(当然,苗条的居多,注意,也只是苗条,不是瘦成木棍),可走路一定是抬头挺胸,不急不缓,面带微笑,像要去赴一个重要的约会,可时间还早,或凝神前行、或顾盼左右风景,或贯注于音乐、或和姐妹淘窃窃私语,总之,悠然而自得。关于时尚,可能用多彩形容更加合適。纽约的房子很老,都以暗色为基调,可姑娘们的服装用上了我已知甚至叫不出来的任何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银… 把整个城市装点得流光溢彩而有活力,试想纽约没有这些美女,会是一个多么乏味单调的城市。如果有时间,找一家街角的咖啡店,静静欣赏窗外的美女,也是一件乐事。

 

巴尔的摩,阳光下的梦!



一直相信,人和山、水都有着自己特殊的缘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乐山的人,仓央嘉措的诗句也许道出了他们心中最深邃真挚的热爱: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暮然聽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能與你相见。

山水我都爱,但如果只能选一样,我想我與水又更深的缘分。我写不出也还没有发现有那么美的诗篇写人與水的关系,只是每当我亲近水源,特别是大海,心情都会莫名欢畅。2006年夏天曾在亚速海边连工作带度假过了三个月,我住的地方離大海不到100米,每天早中晚我都要去看大海,與大海一起感受月亮给她带来的潮汐变化,感受她的汹涌澎湃,感受她的温婉旖旎,感受她的自净过程,感受她的湛蓝澄透。每天的海都是不同的。有时候在游泳时脑中浮现的只有四个字“软玉温香”,大海不再深邃而辽远,波浪也温柔起来,她更像是在一块碧绿的流动的凝脂美玉,投入其中,恍惚和大海融为了一體。望朔月过后,海水最干净,到離海岸较远的地方,一个人自由游在如许深澄透的海里,看着海中的世界,感觉自己真正成为海的女兒!


咦,话题有点扯远,从费城出来,直奔巴尔的摩。费城实在没什么亮点,如果一定要找的话,终于见识了76人队的主场,也算替不能出国的老公看看吧。


到了海港城市巴尔的摩正趕上周末,阳光灿烂,人们轻松快乐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也感染到远道而来的我们。非常幸运,那天正趕上有飞行表演,等不及下车,隔着窗户大家已经咔嚓了幾张四架飞機组成的航空编队的照片。一下车,我这个伪摄影爱好者就拿着相機和真正的行家到港口拍飞機了。电影一样美得不真实的画面,蔚蓝的天空中美军战斗機利剑般闪过,给天空留下或直线、或水波、或花瓣各種图案… 那天泰国海军来访,船上穿传统民族服装的姑娘在表演舞蹈,美国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心目中神秘的东方舞蹈。远远近近,战舰、潜水艇、旅游船、海盗船和谐地泊在港口。哇,美好的阳光下的午后…



草坪上的华盛顿



由于一到华盛顿就直奔白宫及纪念碑区,所以在我眼里,华盛顿人的生活是在草坪上的。从没在城市里见过那么大的草坪,如果上面没有建筑,我会想到这是高山草甸或是草原。那么大的一张绿色地毯,现在还很回味和享受华盛顿草坪上走路的感觉。散着步,就到了奥巴马开记者招待会的白宫南草坪外,不知是谁开玩笑喊了一嗓子:“奥巴马出来了”,大家自带的“长枪短炮”立刻高度紧张起来,用镜头搜索那个熟悉的黑人面孔,半晌未果,嗨,一个玩笑,不过我们也过了把记者瘾,也许南草坪的记者会也真如我们这般阵势:)。到了华盛顿纪念碑附近,一直在和一个团友找阿甘和珍妮水池涉水重逢的场景,终于在林肯纪念堂和华盛顿纪念碑连线上找到。好激动!就像我要和珍妮见面似的;不对,是我和阿甘见面?也不对,还是他俩见,可我仿佛感同身受到了他们战后重逢的喜悦(很遗憾,人品没爆发,水池在维修,没水,回来再看电影重温吧)。小小感慨了一下,走进林肯纪念堂,我又不自觉跳戏到《变形金刚3》里擎天柱和威震天在这里讨论争霸天下的场面。好莱坞,你是有多深入的影响中国的年轻人啊?!



一路又看了杰斐逊纪念堂和越战、朝鲜战争纪念地,此刻天色向晚,波多马克河边一些跑步的人在逆光下的剪影美得有点有不真实。说到运动,也只能感慨美国人也太爱运动了吧,到处并且很不合理的中午都有人在跑步,美国體育强国的名声可真不是浪得虚名,运动已深深植根于大家的心中、行动中。




2012,怎能不去黄石公园?



一部《2012》,黄石公园走进我的视野。单是“国家公园”这幾个字对我就够有诱惑的了。从某種意义上说,本次旅行选择这条路线就是为了黄石公园。从东海岸的华盛顿5小时飞到犹他州的盐湖城,看过城市市貌、市政厅和摩门教大教堂,我们便驱车到直奔懷俄明州的黄石公园。



歌德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想地质地貌也一样,黄石公园呈现出沧海桑田般的地质地貌变迁仿佛让我看到了这美妙乐曲的每一个音符。在这里,到处是正在酝酿的、正在渗出的、已经喷发的火山和地热喷泉!熔巖或如沸水或如小溪涌出地壳,更多的是广袤大地上一片片蒸腾而上的热蒸汽,是有多大的能量蕴藏在这里,他们又是受到什么影响(是太阳吗?)这么想喷薄而出?



当然,黄石公园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更是蜚声于外,棲息着北美水野牛、灰狼、棕熊、驼鹿、麋鹿、巨角巖羊、羚羊、羚牛等野生动物,我们还算幸运,近距離的看到了水野牛、羚羊和巨角巖羊。自打记事起,好像从来没有和动物这样无障碍的亲近和接近过,在这里,我也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人與自然的和谐共生!



黄石公园出来,直奔大狄顿国家公园(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意外之喜!风景可谓驚艳。出国前功课做得不够,竟然完全没留意过大狄顿公园,一排雪山连绵不绝又各自有型,山脚下一连串湛蓝的湖,为狄顿山系大为增色:湛蓝如镜的湖水,披上白纱的狄顿山,湖光共山色交相辉映,演绎出雄伟隽永的山水画卷。经导游点拨,原来这就是派拉蒙公司电影前缀选景的雪山,现在再看看派拉蒙的片子,每每一出片头,我心便直奔大狄顿而去!



两个国家公园出来,大家车上讨论,哪个公园更漂亮?我想,难分高下。黄石公园像一位风姿绰约的妇人,在她那兒,你能隐约看到或想象出她少年、青年、中年乃至迟暮不同时期的她;而大狄顿则是一位明艳的少女,安静的在那里,看不出她的过去,也想象不出她的未来,她展示给大家的,就是此刻的驚艳!

 

科罗拉多细流



拉斯维加斯地标特征相当明显,刚下飞機出了舷梯就是小型赌博機了,让人忘记这是在赌城都难。由于华盛顿司機的失误,送错機场,导致我们差点延误登機,故没托运行李。LV再见到我的行李箱,犹如见到失散多年的好姐妹般亲切,等不到下午2点的check in,直奔卫生间换短裙,我还穿着在雪山的衣服呢,话说这里已经是38度的氣温!对于不赌博的人来说,和迪拜一样,可能酒店本身就是这个城市最美的风景。酒店果然不负盛名,威尼斯的蓝天白云、巴黎的铁塔、纽约的过山车、金银岛的海盗,聽说MGM还有驯狮子的表演,可惜时间关系未得一见,也好,留点遗憾好下次再来:)


有一年父母在上海时,贫乏的上海旅行景点实在满足不了旅行达人的父母,我和老公只得带着父母去上海科技馆看了一遍IMAX巨幕电影、球幕电影、太空电影和当时最新的3D电影。真是很长见识,当然这是后话了。当时看的3D电影讲得就是修建了胡佛水坝后对科罗拉多河流域生态环境的破壞性影响。虽说我对科罗拉多河水量变小有了心理準备,可真正看到是还是很难过,要知道以前她是一条多么勇猛而水量充沛的河啊!我们眼前看到的是一条被驯服了的水流,她还活着,但已没有生機。以前河上建有多个电站,聽说为了鱼类的回游产卵,现在就只有胡佛水坝还在使用。我们选择的是先乘直升飞機从顶端看科罗拉多大峡谷全貌,然后降到谷底乘船从水中的角度再欣赏。大峡谷很壮美,地貌非常独特,曾经汹涌的科罗拉多河用流水在亚利桑那州多巖的凯巴布高原冲出了地球的年轮,值得一看!话说第一次座直升飞機,超激动,可飞行员开得也太平稳了,好歹您也给个俯冲什么的,有点不给力,还不如游乐场过山车什么的来得痛快。很意外在这兒见到了早有耳闻却未谋面的耶稣亚树和龙舌兰,原来口味兇烈的tequila发酵于这種植物,也算开了眼界。



加州,那个有甜橙的加州!



穿过炙热的莫哈比沙漠从LV到LA,洛杉矶的氣候着实让人欢欣,阳光明媚又凉爽宜人,走过星光大道,玩过环球影城,美国行程最后一天我们要到扼控太平洋东部海域,美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部驻地圣地亚哥。沿long beach一路向南就到了圣地亚哥。2004年退役的二战建立赫赫战功的“中途岛”号航母就泊在这里,虽然眼前是庞然大物,内心却有点小失落,“中途岛”号没我想象中那么“高大威猛”,想想这在当年已是最大排水量的航母了,历史的看问题,一切总是那么好解释 。同行的团友向我推薦赫尔曼·沃克的《战争风云》,據说有史诗般的角度和场面讲述二战,他大致给我讲了幾个书中桥段已让我心潮澎湃,回国上網第一件事就是买书,只可惜,網上商城也太不给力了,竟都没货。没办法只好在新浪微博上@当当網李国庆和刘强东两大佬均无果,年内能买到这套书吗?期望吧!回到圣地亚哥,坐船全景看军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各式军舰,大开眼界啊!!!聽得貌似有六块腹肌的金发帅哥导游喇叭里吆喝:请大家尽情享受加州的阳光和海滩,心情陡然转high,阳光、沙滩、海港、军舰,一船的帅哥美女,明媚的、慵懒的、畅懷的海上巡游你还能再美好点吗?下午回程时路过最后一个奥特莱斯,东西各種便宜、各種心水,一路小跑完成购物,回国时华丽丽又多了一个箱子!

 

一路奔波,回国时日本成田機场转機,本想从空中看看华灯初上时的东京,无奈周公先到一步,好吧,以美梦结束我的美国行!




jn博客     《Hello, America!》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為@)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游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自駕洛杉矶 下一篇:黃石公園景點介紹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